• 回答

    2007-02-23

    Tag:

     

               回答 

    这个词不需要成长
    它冰凉的肉体在夜里十分
    冷静且充满渴望
    在睡着前
    它看见咽喉
    用酒的姿势痛饮
    配合默契的手
    也举起平静的颅腔
    这时语言早已在骨骼的终点
    耐心等待
    明天的胎动

    而大脑在苏醒之后
    就带来不冷不热的缠绵
    并且在今天的食物来到之前
    将饥饿的记忆吃空
    唇色的夫人
    念出最纯正的发音
    艳红色之魅力
    她的概念不需要亲口吐露

    牙齿携带着疼痛而来
    被挤压后的动作
    词汇不再语
    灯在主人起床之后熄灭
    胎动的母亲于是断言
    女性也有收成
    男人喝过的酒和水哪
    在黑暗中已经浓缩
    泪水的品牌
    也无性别

    没有内容的自我
    扔下空无主义的皮囊
    指甲比人更刻薄
    挑开掌心捂紧的死亡缝隙
    光线进入黑暗的思想
    人所追求的主题
    变成企图
    整个人类的盖子揭开
    理性的核心尝试着摆脱重力平衡
    肋骨的意义
    与牢笼完全统一
    它自认为是更贴切的空间
    为了尚在跳动的心